美国正在建立属于自己的国际管理体系

作者:凌阿锋

目前的国际形势风起云涌、变幻莫测,各种不确定因素层出不穷,过去被掩盖的热点问题逐渐在被引爆。人们都在问:作为国际警察的美国到底是怎么想的?特朗普执政两年多到底要把世界秩序引向何方?当下的美国精英们对世界到底有什么深刻的认识?等等。

那些小国寡民历来是不怎么关注国际形势的,在大气候下苟且,一方面是无能为力,另一方面是没有这么高的觉悟和认知,混吃等死罢了。但对于各大国们来讲,必须要掌握世界形势变化的动态,了解”老大”美国的真实想法。

从全球反恐战争结束之后,美国就着手开始调整战略,一方面是由于新型大国的崛起,严重挑战了美国的战略空间和利益;另一方面是由于美国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已经出现了衰弱,全球对美国的政策出现了”审美疲劳”,必须要进行调整、修改、甚至是推倒重来。

“america”的图片搜索结果

特朗普执政之后,美国对这种战略调整进行了大范围的宣传,并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共识;虽然两党在具体执行方面有差异,但对美国目前面临的困局和必须要采取的措施判断是一致的,并且两党在主次方面各有特长,这主要是看具体的效果。

按照过去的经验:美国奉行的是一种动态的管理模式,随时随地都会按照形势的需要进行调整。这一个大趋势就是:美国正在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国际管理体系。

第一:盟友的小型化和机动化,强化价值和利益取向,形成尖刀合力,措施的针对性更强,讲究效果和效率!

美国正在着手建立一个”核心盟友圈”,人数不多,但绝对是美国的”铁杆盟友”,各自的价值和利益高度一致,甚至可以说是”美国境外属地的延伸”。主要有:中东的以色列、亚洲的日本、欧洲的英国、美洲的哥伦比亚、大洋洲的澳大利亚等。第二层”铁杆盟友”有:中东的沙特、欧洲的波兰、亚洲的韩国、美洲的巴西、非洲的南非等。第三层”铁杆盟友”是北约的相关国家、正在争取和发展的越南、印度等。

与此同时,美国也正在”放弃”一些传统盟友,如土耳其、德国、法国、巴基斯坦、菲律宾和加拿大等国,在武器和情报共享方面采取”若离若现”的姿态,这种调整是针对地缘政治变化的需要进行的。特朗普的”巧实力”战略与其它人不同,更加具有进攻性,采取的是外科手术的办法;有人担心会留下后遗症;但特朗普首先考虑的是利益、成本和先机。

在美国新的管理体系内,”代理人”策略将变的更加重要和关键;这些”代理人”处于热点和矛盾爆发点的最前沿,是美国”安全长城”的一部分,美国将投入更多资源,让”核心盟友”们放胆去干,不但提供大量先进武器装备,同时美国将会在后面进行”法律和道德”支撑。从特朗普对沙特和以色列的态度上就可以发现,美国对”核心盟友”的行为不再追究”政治正确”和所谓”道德感”,以期来应对国际上强大的邪恶势力。

第二:打破旧圈子、摧毁旧规矩、抛弃旧秩序,给自己松绑,把不可能变可能,把失去的机会重新找回来,重新掌握游戏规则的制定权!

美国不但在”退群”,同时也准备改造联合国、WTO和世界银行等,这些组织本来就是美国人创建的,现在再由美国人来改造和摧毁也是顺理成章的;如果美国现在不动手,那么10年之后就没有机会了。

特朗普的聪明之处就是:他不象其它领导人把”主义”、”价值观”和”权力”挂在嘴边,他只谈两点,就是”市场”和”规则”。他提出了”双非”国家概念,就是:世界上存在着一些”非市场、非规则”的国家和组织,他们是不值得信任的;即便要与这些国家打交道,也要做好周全预防措施,必须要给自己”留一手”。

在谈到价值观方面,特朗普与其他的美国总统也不一样,他只谈”基督教信仰”,并且还是”传统基督教信仰”,那些假冒伪劣的不算。特朗普认为:美国的强大是由于传统基督教信仰的结果,守护传统,就是守护美国。

从这一思路里可以发现:美国未来的国际管理体系内部”不可能是多元化的大家庭”,而是更加”保守和纯粹”。在贸易方面,美国人可以与所有国家做生意,但在分享技术和利益方面并非奉行”有福同享”的理念;对于那些”偷窃者”,美国人将会制定更加严格的规则,从系统上杜绝小偷的进入。

美国打破旧圈子、旧规则,并非美国要”全面抛弃朋友”,而是要采取一个”收放自如的策略”,让美国在”发现苗头不对的时候随时离开谈判桌”,避免由于惯性力的作用损失惨重。因此,今后的美国不但要执行”双重标准”,还会执行”多重标准”,不再用一个统一的规则对待所有人。

第三:新型的监督机制将形成,合同和协议中的”毒丸条款”将会盛行,并会传染到其它国家和领域,杜绝被人欺骗。

在特朗普构思的新型国际管理体系里,将采取”对等”原则处理国与国之间和关系,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等要常态化,严格采取”市场对等”原则。体系内部鼓励创新、保护创新、公平竞争、追责惩罚等原则将会被普遍采用。也就是”先做小人,后做君子”的原则,一切都按市场和法规执行。

二战结束之后的几十年里,美国倡导的国际秩序更多地体现”扶贫济困”的原则,让弱小民族和国家实现独立和经济自主。但现在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向”更高更快”的经济发展模式进军中,美国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和执行者显然已经落后,美国是停止不动的,修改规则就是要让美国重新起步,公平参与国际竞争。

特朗普把美国目前面临的困局和威胁定性为”大国间竞争的结果”,这个定位是正确的。既然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而不象”反恐”时期那样,对手是模糊和不确定的。现在的美国就要表现出一个国家的样子,放下”老大”的臭架子;因为在国与国竞争过程中,已经没有”老大”这个概念了,因为别人已经不承认你是”老大”了。既然如此,那么美国就不要再在乎姿势是否难看了。

来源:公众号-凌阿锋

您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