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美国自我作践的日子结束了”

  • 本文是蓬佩奥在开罗的美国大学的演讲(2019年1月10日),译自美国国务院官网
  • 英文标题:A Force for Good: America Reinvigorated in the Middle East

弗兰克(译注:美国驻埃及大使),谢谢你。弗兰克·里查尔顿,谢谢你。感谢你对美国所做的贡献,感谢你在这里的工作。

作为国务卿,我有幸经常访问埃及和中东。之前,担任中情局局长的时候,我经常造访贵国,担任国会议员的时候,也是如此。每次造访,我都能看到一些新东西,一些美妙的东西。

作为福音派基督徒,这次访问对我格外有意义,特别是在科普特教会(译注:埃及的基督教教会)刚刚结束圣诞庆典后不久。这是一个重要时刻。我们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在案前摆着一本打开的《圣经》,以让它时时提醒我上帝、他的话语和真理。

今天,我要讲的便是事实(truth),此处的”t”为小写。这个事实在本地区很少有人讲,但我是一个受过训练的军人,我毫不避讳、实话实说:在中东,美国是一支正面力量(a force for good)。

我们要承认这一事实,不承认,我们就会做出错误的选择——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的选择、我们今天的选择,将会对各个国家、对千百万人、对我们的安全、对我们的经济繁荣、对我们的个人自由、对我们孩子的自由,造成深远影响。

没有哪个场合,比今天我站立的这个地方——开罗的美国大学(the American University)——更适合谈论这个问题。正如弗兰克所言,今年是美国大学成立100周年,美国大学不仅仅是一所大学。它还是美、埃友谊的重要象征,也是我们两国人民的纽带。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在一个艺术家、诗人和知识分子历史悠久的古老文明中间,创造了一所现代学府。

埃及一直是个奋进的国度。然而有时候,你们乃至你们的中东同胞似乎难以实现愿望。这片土地见证了从突尼斯到德黑兰一系列的动荡,旧体制崩溃了,新体制却难产。这一切同样发生在这个国家。

在这个关键时刻,你们的老朋友美国却多次缺席。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国的领导人严重误读了我们的历史和你们的历史性时刻。这些根本性误解——2009年就是在这个城市陈述的(译注:暗指奥巴马的开罗演讲)——对埃及和整个地区数亿人的生活造成了不利影响。

奥巴马的开罗演讲:

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the-press-office/remarks-president-cairo-university-6-04-09

记住:就是在这个国家,就在这座城市,另一位美国人站在你们面前。

他告诉你们,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并非源于意识形态。

他告诉你们,9/11事件导致我们国家放弃了自己的理念,特别是在中东地区。

他告诉你们,美国和穆斯林世界需要一个”崭新的开始”(a new beginning,译注:奥巴马开罗演讲的标题)。

这些误判带来了极其可怕的结果。

(当时)美国误认为自己是扰乱中东的力量,因此,在时代以及我们的伙伴需要我们出手的时候,我们却不敢亮明立场。

我们严重低估了激进伊斯兰主义的韧性和邪恶,这是一种试图颠覆所有其他崇拜或治理形式的堕落信仰。就在美国犹豫不决之际,ISIS在巴格达郊区趁势崛起。他们烧杀淫掠,残害了数以万计的无辜者。他们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建立了哈里发国,并在各大洲发动恐怖袭击,致使多人丧生。

就在伊朗人民发起绿色革命、反抗德黑兰的毛拉之际,美国却袖手旁观,保持沉默。阿亚图拉及其帮凶杀害、监禁并恐吓热爱自由的伊朗人,他们将这场骚乱错误地归咎于美国,助长骚乱的实际上是他们自己的暴政。此后,这个政权有恃无恐,将其致命影响力扩散到也门、伊拉克、叙利亚,甚至深入到黎巴嫩。

伊朗政权的傀儡——真主党——组建了一个大型军火库,储存了近13万枚火箭和导弹,当时我们美国却沉湎于一厢情愿的想法、对此视而不见。他们公然违反国际法,在黎巴嫩的城镇和村庄储存这些武器,而军火库直接瞄准了我们的盟友以色列。

当巴沙尔·阿萨德对叙利亚人发动恐怖袭击,用沙林毒气轰炸平民(这是效仿萨达姆·侯赛因对库尔德人民施放毒气),我们谴责了他的行为。但是我们一直犹豫着是否要动用权力,最后,我们什么也没做。

我们只急于和穆斯林打交道,而不是和各个国家打交道,从而忽视了中东地区的多样性,破坏了旧有的纽带。这种行为破坏了世界稳定之基本要件的民族国家的概念。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谋求和平的愿望,促使我们与我们两国共同的敌人伊朗达成了一项协议。

今天,我们从这些失误中学到了什么?我们明白了,美国一旦撤退,混乱往往随之而来。当我们忽视朋友,怨恨就会产生。当我们与敌人合作,他们就会得寸进尺。

好消息来了。好消息是:美国自我作践的日子结束了,那些造成众多无谓痛苦的政策也结束了。现在才是真正的崭新的开始。

就在24个月内,实际上不到两年的时间,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重申了自己在该地区的传统角色,即一支正面力量。我们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我们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们重建了我们的关系。我们拒绝了敌人的虚情假意。

看看我们的成就。看看我们一起取得的成就。在新的领导下,美国直面激进伊斯兰主义的丑陋现实。特朗普总统首次出访该地区时,呼吁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迎接历史的重大考验——战胜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势力”。

塞西总统加入我们。他和我们一起谴责制造了大量死亡和痛苦的扭曲的意识形态。我感谢塞西总统的勇气。(掌声)

最近,我在布鲁塞尔做过一场演讲,其中,我谈到我们再一次说话算数,它们理应如此。西点军校教会了我一条基本准则,那就是正直。如果说美国的威望系于我们的行为,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盟友指望我们坚持到底。

当巴沙尔·阿萨德对叙利亚人民使用化学武器时,特朗普政府没有袖手旁观。实际上,在盟国支持下,特朗普总统不止一次——而是两次——释放了美国军队的怒火。他随时准备再来一次,尽管我们希望他不必这么做。

对那些担心美国动武的人,我想请你们记住:美国一直是,也将永远是一支解放力量,而不是一个占领国。我们从未想过统治中东。对伊朗,你敢这么说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士兵帮助北非摆脱了纳粹的占领。50年后,我们组建了一个联盟,将科威特从萨达姆手中解放出来。俄罗斯人或中国人会像我们一样拯救你们吗?

一旦完成使命、结束任务,美国便会离开。今天在伊拉克,在政府的邀请下,我们在伊拉克驻扎着5000人,这个数字一度是16.6万人。我们曾经有数以万计的军人驻扎在沙特。现在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我们在巴林、科威特、卡塔尔、土耳其和阿联酋的主要基地,也是在东道国的邀请下建立的。

本着同样的精神,就在去年,美国巩固了一个由盟国和合作伙伴组成的联盟,以瓦解伊斯兰国的哈里发国,解放伊拉克人、叙利亚人、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穆斯林和基督徒、男人、女人和儿童。特朗普总统授权我们的战地指挥官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力度打击ISIS。ISIS一度占领的99%的领土已获解放。数百万伊拉克人和叙利亚人正在恢复正常生活。参加这一国际联盟的所有国家都应该为这一成就自豪。我们一起拯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

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在打击ISIS的行动中贡献甚巨。法国和英国加入到我们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并一直支持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反恐行动。约旦和土耳其收容了数百万逃离暴力的叙利亚人。沙特和海湾国家为该地区的稳定慷慨解囊。我们感谢他们所有人的帮助,并敦促他们再接再厉。

美国还积极援助解放区,以防哈里发国的卷土重来。自2014年以来,我们已经向伊拉克提供了25亿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而且,我国的教会团体和非营利组织每天在那里提供慈善工作。就在去年的科威特重建会议上,我们和我们的盟友为支持伊拉克重建提供了近300亿美元的赠款和资金援助。

想想那些我们正在帮助的人。去年,我在华盛顿主持了首届促进宗教自由的部长级会议。在会议上,我们的巡回大使(ambassador-at-large)讲述了他的伊拉克之行。在那里,他遇到曾经被贩为奴的雅兹迪妇女——她们的孩子被人抢走。ISIS统治下的生活是真正的地狱、是人间地狱。今天,由于我们联盟的力量和承诺,这些地区获得了解放。

我记得贵国已故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纳吉布·马哈福兹说过一句话,”每天得胜是一件好事。邪恶很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弱。”

让我们看看伊朗。

特朗普总统扭转了美国对危险的伊朗政权的放任态度,并撤出了虚假的核协议——伊朗在其中做了虚假承诺。美国重新实施了本不该取消的制裁。我们发起了新一轮施压运动,以掐断该政权用以在全世界传播恐怖主义和破坏的收入。我们和伊朗人民一起呼吁自由和问责制。

重要的是,我们与盟国达成了一项共识,即有必要抵抗伊朗政权的革命议程。世界各国逐渐明白,我们必须对抗阿亚图拉,而不是纵容他们。世界各国正团结在我们这一边,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对抗这个政权。埃及、阿曼、科威特和约旦在挫败伊朗逃避制裁的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美国重新实施制裁后,阿联酋不再从伊朗进口凝析油(condensate)。巴林已经揭露革命卫队的代理人——他们在巴林非常活跃——并且努力阻止伊朗在该地区非法的海上活动。沙特也与我们合作,对抗伊朗的扩张和地区影响力。我们——美国——称赞每一项努力,我们要求所有国家再接再厉,遏制该政权的各种恶性活动。

遏制伊朗政权野心的工作并不限于中东。美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从韩国到波兰——都加入了我们的努力,阻止伊朗对中东的破坏及其全球恐怖活动。

世界各国准备将伊朗石油进口降至零,并正朝着这一目标努力。法国、德国、英国以及其他各国的私营企业都认为,通过与伊朗政权合作致富对企业和本国人民都不利。

在也门,我们协助我们联盟伙伴阻止伊朗的扩张,这种扩张对世界贸易和地区安全将产生灾难性影响。像过去一样,我们的接触伴随着强有力的人道主义援助。我们支持联合国组织的谈判,以便让也门走上和平之路。

在黎巴嫩,真主党仍然是一大势力,但我们不接受这种现状。我们对伊朗的积极制裁行动,同样针对这一恐怖组织及其领导人,包括真主党领袖哈桑·纳斯鲁拉之子。

现在让我们谈谈美国建立联盟的努力。

特朗普政府迅速重建了与我们老朋友的联系,并培育新的伙伴关系。为此,我上任后的第一站便是以色列、约旦和沙特阿拉伯。

事实上,宣誓就任国务卿之后,我在前往位于华盛顿的办公室之前就访问了这些国家。我欢迎你们的领导人经常造访我的办公室,就像去年8月与我和埃及外交部长舒凯里所做的那样。

为美国利益而组建联盟,是理所当然的,但过去几年,我们忽略了这一点。数百年来,美国政府与中东国家一直保持着富有成效的关系,但我们必须努力保持这种关系。我们与摩洛哥和阿曼的关系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1777年和1833年。我们与埃及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几代人之前。实际上,今年是美国与约旦建交70周年。我们正在与伊拉克政府建立一个健康的对话,现在的伊拉克是一个繁荣的、年轻的民主国家。我们还在为我们的共同繁荣建立关系。为了该地区更大的利益,现在是时候了结过去的恩怨了。

特朗普政府还在努力建立”中东战略联盟”,以应对该地区最严重的威胁,巩固能源和经济合作。这一努力将海湾合作理事会成员国以及埃及和约旦团结在一起。今天,我们要求这些国家进一步帮助我们巩固”中东战略联盟”。

我们也看到了显著的变化。新的纽带正在生根发芽,这在不久前还是不可想象的。几年前,谁会相信以色列总理会造访马斯喀特(译注:阿曼首都)?谁能料想沙特阿拉伯会和伊拉克建立新关系?谁会相信罗马天主教教皇会访问这座城市(译注:开罗),会见穆斯林伊玛目和科普特教派的领袖?

去年10月,当以色列柔道运动员在阿联酋的锦标赛上荣膺冠军时,以色列的国歌奏响。这是以色列代表团在本国国旗下第一次获允参赛,这是第一次。这也是以色列文化体育部长第一次参加海湾地区的体育赛事。她说,”梦想成真。为了这一刻,我们进行了两年的谈判。”她禁不住流出泪水。”我要感谢阿布扎比当局和我们的东道主,你们的热情款待堪称表率。”她高兴极了。

面对我们共同的威胁,这些和解措施对于加强安全是必要的,它们也预示着该地区更加光明的未来。

当然,我们的合作并没有结束。美国绝不能单打独斗。美国知道我们无法、也不应该,去打赢每一场战争或维持每一个经济体。任何国家都不希望依赖另一个国家。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与我们的朋友合作,坚决反对我们的敌人,因为一个强大、安全和经济繁荣的中东符合我们国家的利益,也符合你们国家的利益。

让我把话说清楚:在反恐战争结束之前,美国不会撤退。我们将与你们一道,打败ISIS、基地组织和其他威胁我们和你们的安全的圣战分子。特朗普总统决定从叙利亚撤军。我们会从叙利亚撤军,现在是时候了,但我们的使命并未改变。我们仍致力于彻底瓦解ISIS——ISIS的威胁——并继续打击各种形式的极端伊斯兰主义。但正如特朗普总统所言,我们期待我们的合作伙伴付出更多努力,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将共同前进。

就我们而言,一旦目标出现,我们将继续在该地区发动空袭。我们将继续与联盟伙伴一起打击ISIS。我们将继续追捕在利比亚和也门寻找庇护所的恐怖分子。我们坚决支持埃及在西奈摧毁ISIS的努力。我们强烈支持以色列的努力,阻止德黑兰把叙利亚变成下一个黎巴嫩。

随着战事的持续,我们将继续协助我们的伙伴保卫边境、起诉恐怖分子、检查旅客、援助难民等。但我们只负责协助。我们要求中东每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担负起新的责任,击败任何地方的伊斯兰极端主义。

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不会放松阻止伊朗对该地区和世界的恶性影响和行动。如果伊朗革命政权坚持目前的路线,中东各国将永远不会享有安全,实现经济稳定,或推进人民的梦想。

2月11日将是德黑兰政权掌权40周年。美国对伊朗政权的经济制裁将是史无前例的,并将继续加大力度,直到伊朗开始像正常国家那样行事。我们在(去年)5月份提出的12项要求仍然有效,因为该政权对该地区的威胁仍然存在。

在叙利亚,美国将运用外交手段,与我们的伙伴合作,驱逐伊朗在叙利亚的所有军人,并通过联合国主导的进程,为长期遭受苦难的叙利亚人民带来和平与稳定。在伊朗及其代理部队撤出之前,在我们看到政治解决的进展不可逆转之前,美国不会向阿萨德控制的叙利亚地区提供重建援助。

在黎巴嫩,美国将努力减少真主党导弹库的威胁,这些导弹库瞄准了以色列,可以打击该国境内的所有据点。其中,许多火箭弹配备了伊朗提供的先进的制导系统,这是不可接受的。伊朗可能认为它能掌控黎巴嫩。伊朗错了。

在伊拉克,美国将帮助我们的伙伴建立一个免受伊朗影响的国家。去年5月,伊拉克人民在全国选举中反对宗派主义,我们对此全力支持。伊拉克人民拒绝被伊朗支持的暴徒和武装组织吓倒。伊拉克人加强了与阿拉伯邻国的关系,和平恢复了库尔德地区与巴格达之间的合作,并把重点放在打击腐败上。

在也门,我们将为实现持久和平而努力。

我认为这一点很清楚,但值得重申:美国完全支持以色列的自卫权,反对伊朗政权的侵略性冒险主义。我们将继续确保以色列具有果断行动的军事能力。

特朗普政府还将继续推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实现真正持久的和平。我们再次信守诺言。特朗普总统竞选时承诺承认耶路撒冷——以色列政府所在地——是以色列的首都。(去年)5月份,我们把大使馆搬到了那里。这些决定尊重了20多年前两党议员一致通过的一项决议。特朗普总统履行了这一承诺。

美国也致力于巩固美、埃双边关系。今后几天,我将同巴林、阿联酋、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曼、科威特等国领导人深入交换意见。我们将讨论我们的共同目标,就像我本周在约旦和伊拉克所做的那样,就像我今天与塞西总统和外交部长舒克里所做的那样。

在我们寻求与埃及建立更牢固的伙伴关系之际,我们鼓励塞西总统释放埃及人民的创造力、解放经济、促进观念的自由表达和交流。只有这样,目前取得的进展才能继续下去。

我还赞扬塞西总统为促进宗教自由所作的努力,他为中东各国领导人和各民族树立了榜样。我很高兴看到我国公民——在贵国被错误地定罪为不当经营非政府组织——最终被无罪释放。我们坚决支持塞西总统修改埃及法律的倡议,使这种情况不再发生。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埃及及其人民的潜力,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很高兴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将成为埃及的伙伴。

末了,我再讲最后的几个想法。

首先,承认事实从来都不容易。但看到事实的时候,我们必须讲出来。过去,美国被批评在中东做得太多,现在,我们被批评做得太少。但有一件事我们从未做过,那就是帝国的缔造者(empire-builder)或压迫者。

看看我们的历史,看看我今天讲述的历史。看看我们并肩反击我们的敌人。看看我们的联盟建设。最后,看看你所在的这所大学,它已经存在了一个世纪。从贝鲁特到苏莱曼尼亚,这样的美国大学在中东各地蓬勃发展,这并非巧合。它们象征着美国的善意,象征着我们对你们的希望,象征着我们对中东所有国家美好未来的祝愿。

我要感谢你们今天的到场,愿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谢谢!(掌声)

英文原文: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remarks/2019/01/288410.htm

您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