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强国突变!全球急剧右转,货币繁荣或将终结

作者:冷眼
来源:微信号-海外自由录

对于左和右的问题,一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然而在当前的全球政经界,从北美到欧洲,从亚洲到南美确实掀起了一股右的风潮,从经济到外交政策,都逐渐保守。

世界正在从浪漫理想的梦游状态,回到柴米油盐的冰冷现实中来。那些想建立理想天国的梦想家,最终都被现实打败,建造好世俗的罗马城的意义,远远高于那些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

1

昨天,遇刺不死的巴西版”特朗普”——波索纳罗正式登台了,这个又红又专的南美左翼国家一夜右转变天,引发了世界关注。

备受关注的除了它针对左翼势力、女权、堕胎、同性念等诸多极端言论外,还因为其对中美两大力量在南美的发展,可能存在着乾坤扭转的作用。

他在竞选期间多次讲”当选后要重新评估中巴经济关系”,甚至破天荒地以”总统候选人”身份访问台湾省,引发中国强烈关注。他和特朗普一样坚持巴西优先,认为中国正在操控巴西基建、购买关键矿物以及可能控制关键工业。非但不买巴西的产品,反过头来还想买下巴西。这一系列观点反映出,这在金砖国家体系内的两国关系,基本已经逆转,我们也正在失去这个一带一路上的南美最大明珠。

中国入世后,承接了第三次国际产业转移,成为世界工厂,也成为拉美石油、铁矿石、大豆等作物的最大买家,让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秘鲁等这些资源型国家赚得盆满钵满,这些国家虽然都是不会管理经济的左派当道,但是其大搞的高福利,还是成为伊甸园的果子,让选民们奋不顾身投入左翼怀抱。自由贸易主义和美国的影响力逐渐被驱逐,以至于一些报纸炒作美国失去的拉美后花园,成为中国的菜园。

在中国大投资、大采购拉美的十多年间,搭乘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东风,高负债、大印钞、大基建、高通胀、虚假繁荣、成为这些经济体的典型特征,和美国制裁后闪崩的土耳其如出一辙,和某国也如出一辙。而这些,追根究底,都是凯恩斯幽灵的翻版。

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它又是个什么东西?其实就是货币无限制滥发、银行大放水,大基建,解决就业,拉动消费。凯恩斯经济学方法论的逻辑是:增加货币供给=需求增加、经济增长、失业减少、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减少货币供给=需求减少、经济停滞、失业增加、物价下跌、通货紧缩。

所以,采取凯恩斯共识的美国民主党、新兴市场国家的治国理念就是,征重税,不断增加政府开支,不停大基建,日以继夜地开动央行的印钞机,无限银根宽松,促进GDP的飞速飙升。用些大家耳熟能详的术语,就是”量化宽松政策”、”积极货币政策”、”四万亿”……这种被”马歇尔计划”、”战后重建”等大基建项目刺激起来的泡沫经济,注定会破掉。

就拉美而言,由于经济高速增长,债务、通胀等毒瘤被掩盖。而在美国次贷危机后,特别是大国贸易交恶后,由美联储加息引发的资本外流,让这些国家的债务风险暴露出来,财政赤字飙升,经济下行,政府继续印钞,导致通胀飙升,民众不满,眼看着一个个都将步入委内瑞拉后尘,巴西尤甚。

其经济增长在数年内从两位数急降到今年的1.38%,货币雷亚尔兑美元年内贬值最高达28%,资本外流引发失业、通胀呈现无解状态,成为世界的土砖

至此,一个能重塑巴西经济和外交,能扭转巴西乾坤的强人呼之欲出,在巴西前总统卢拉因腐败问题退出竞选后,零腐败记录的波索纳罗成为民众热捧的对象,竞选时的被刺,更为其增添了悲情英雄的光环。

波索纳罗是一个自由贸易的支持者,他声称要减税,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鼓励市场对生产资料的掌握,进一步实行私有化,降低货币发行,减少对汇率干预,实行自由浮动。其参考蓝本为南美第一发达国家智利的改革模式。

同时在外交上,重塑和美国的关系,美国将成为巴西外交的优先。一个和特朗普遥相呼应的盟友在南美闪亮登场。

2

而就在同一天,升级到第四次连任的默克尔大妈宣布不再竞选连任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的职位。对于德国来说,这也就意味着放弃继续连任,18年的默大妈时代,将要终结,欧盟右转的最大障碍已经消除。

为了迎合欧洲白左们的价值观,也为了德国制造获得廉价的劳动力,默克尔大妈饮鸩止渴,以高福利代价,大规模引进中东难民,”圣母婊”一词横空出世,欧盟开始了四分五裂。

难民涌入德国带来的经济文化冲击把社会矛盾无限放大,治安的恶化,难民犯罪上升,轻则游行示威、强奸杀人,重则聚众轮奸、人肉炸弹,普通民众恐慌情绪日益增长。加上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在联邦和州议会选举中均急转直下,证明因难民问题的冲击,其政治生命正在萎缩,提前宣布退出算是以个人担责挽救政党,明智之举。

伊斯兰”难民”引发的问题越多、冲突越严重、恐袭越频繁,欧洲右翼政党就越受欢迎。没被白左彻底洗脑的欧洲白人都懂得一个道理:只要继续无限制地接收中东”难民”,这些难民必然用子宫攻占欧洲,国家的未来迟早属于这些穆斯林。如果不愿意接受这种未来,就必须把拒绝接收难民的”极右翼”选上台。

有”荷兰特朗普”之称的海尔特·维尔德斯和法国的玛丽娜·勒庞纷纷率党起来阻止白左们的乱来,英国的独立党短短几年迅速做大,成为脱欧的主要推动力量,瑞典的民主党,丹麦的移民党以”反移民、反伊斯兰”形象强势崛起。

在东欧,右翼政府已连成一片,成为欧洲反伊斯兰的中流砥柱。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在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境修建了175公里长的围墙,非法移民人数因此锐减。波兰干脆直接拒绝了欧盟摊派的接受难民指标,非法的穆斯林一个不收。

……

欧洲右翼们正在结成同盟,共御强敌,同时也争取欧洲白人的未来。

美国犹太历史学者预言,伊斯兰教将来终有一天会接管欧洲。他更指欧洲在21世纪完结前将会属于伊斯兰。当欧洲的穆斯林人口超过欧洲本土人口时,通过民主选举将会选出穆斯林统治者,整个欧洲社会将变成伊斯兰教法地区。这就是”欧拉伯”,欧洲彻底变成阿拉伯。

希望当前欧洲右翼党的自救还为时不晚。

3

而美国的右转早在2016年底特朗普当选的时候已经开始发生,由民主党人克林顿开启,被奥巴马·侯赛因发扬光大的大印钞、政府高税收、高支出、高债务、高福利模式,最终导致了美国的泡沫崩盘,在2008年发生了仅次于大萧条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

之后美联储启动的三轮量化宽松大印钞,也只是将奥巴马任期内经济增长最高达推到2%左右的水平,经济乏善可陈,远远无法和上任两年,实行减税、引导制造业回流后,经济增速达到4%的特朗普政府相比。

在民主党全球大同的思想推动下,开放边界、引进移民、难民成为一大亮点。在奥巴马8年任期内,给穆斯林发放绿卡近百万张,按照其强大的生育能力,几十年之后,这批穆斯林就是一个几何级数倍增。如果不加控制,要不了多久,美国的人口结构拐点就将到来,美国的政治经济政策将会发生质变。

美国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以美国茶党和福音派保守右翼为代表的势力开始集结,在线上和线下合力推举特朗普。再加上奥巴马为害甚烈,铁锈带以及全美国的工人和中产阶级已被弄得穷困潦倒受尽盘剥的美国人民忍无可忍,终于将特朗普选这个世界最大的右翼选上台。

特朗普上台吹响了右翼的集结号,欧洲、南美及亚洲部分国家闻风而动,右翼迎来了21世纪最大的保守势力登台。

在经济上,右翼开始抛弃凯恩斯那种大政府、大印钞、高税收、大基建、高债务、高通胀的拉动经济发展模式,而是实行弗里德曼等货币主义大师的自由市场政策,紧缩银根、减税、私有化,强调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作用,建立小政府,减少对市场干预,激发经济活力。对货币主义实行得最好的实例就是里根和撒切尔夫人的经典组合,终结了苏联这个头号左翼在全球的长达70年的扩张。

大家对照这个标准,全球那些国家是左,哪些国家是右,孰是孰非,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好在美联储坚定走在了加息的道路上,那些奉行凯恩斯主义的左翼国家,就像委内瑞拉、土耳其一样,由于货币超发,债务高起,闪崩随时将会发生,经济面临着失序的风险。

而在移民政策上,左翼奉行的是全球化,其实是大同社会的另外一个说法,具体就是开放边界,人权至上,迎接难民和穆斯林,最终实现消除政府、国家和家庭,实现人类大同,就像默克尔大妈等”圣母婊”在欧盟不遗余力所做的那样。

而右翼恰好相反,反对吃大锅饭式的全球化,本国人民优先,为了维护本国利益,可以撕破脸皮筑墙封锁边界,甚至打毛衣战也在所不惜。将容易导致不稳定因素增加难民和极端宗教移民拒之门外,维护国内的经济社会秩序,就像特朗普正在做的那样。

从欧洲到南美,再到北美,一个全新的右翼联盟已经产生,未来必然是左右互搏高潮迭起的一个时代。而那些真正忠诚于本国人民的利益,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必然能笑到最后!请历史检验!

您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